无糖柠檬

冷CP自产粮,随便写,辣鸡只会写短篇

【双关|年上】蔓延

生贺!

差点没赶上








关宏宇在一片荒野里漫无目的的奔跑着,像是在找着什么却又毫无方向,“砰!”他跑进一处工厂,一个人背对着他倒下,眉心黑黢黢的洞口像深渊一样盯着他,关宏宇僵硬的看着那张已无血色的脸……空荡的厂房传出撕心裂肺的叫喊“哥!”……

 

关宏宇猛地坐了起来,慌张得去看身边的人,却是空空荡荡,这时关宏峰走了进来“怎么了,做噩梦了?刚听到你喊我”关宏宇直接站了起来抱住关宏峰“哥你去哪了,吓死我了,我梦到你死了”颤抖的声音中满是忍不住的委屈和恐惧,关宏峰在他背上轻轻拍着“哥这不是在这儿呢么,没事的啊”关宏宇抬起头满脸的泪水,关宏峰很无奈却也知道213快结案那次他差点牺牲对关宏宇造成很大的心理冲击,给关宏宇心中埋下了担惊受怕的种子,此后关宏宇总是会做这个噩梦……

 

关宏峰安抚着关宏宇躺下,自己躺到床的另一边,他和关宏宇面对面的侧躺,关宏宇还没缓过来,断断续续的呜咽着说“哥,你不能丢下我,你不能不要我”关宏峰抚着他的脸“哥怎么会不要你呢,这不是好好的在这呢么”他拉起关宏宇的手放在自己的左胸,关宏宇感受着掌心下不明显的心跳慢慢睡去……

 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关宏宇做噩梦的频率也慢慢减少,后来也只是偶尔会在半夜惊醒,关宏峰为此在床头柜上放了杯子和暖水瓶,防止关宏宇惊醒时他不在身边,每个夜晚关宏峰都会拥着关宏宇入眠,有时关宏宇背贴着他,和他十指交握扣在自己的小腹上,关宏宇觉得这样很有安全感……

 

关宏宇很久没有做噩梦了,久到他们都以为那颗种子已经消失……

 

可这晚关宏宇再次惊醒,梦里的那声枪响似乎比以前的都要响,他碰了碰关宏峰,关宏峰醒来马上抱住关宏宇发抖的身体“没事没事,哥在呢,在呢,小宇别怕”关宏峰不断的低声安慰,唇贴在关宏宇的额头一下一下的亲吻,关宏宇的手伸到关宏峰的胸口,冰凉的手指感受着关宏峰的体温和心跳,他拉着关宏峰睡衣的领口,抬头吻住那两片正在安抚他的唇,舌头伸进去卷走那些安慰的话尽数吞下,他睁开眼,没有流出的泪水在眼中泛着波澜,他狠狠地吮了两下关宏峰的舌尖然后放开“哥,我真的好害怕,好怕失去你”关宏峰被他吻的情动,伸手抚上关宏宇的腰,把他往自己身上揽了揽,两人贴的更近了,关宏峰吻去他的泪水“不会的,我不会丢下你的,就像那时你没丢下我一样”……

 

关宏宇看着他的眼睛“你不许再骗我了,不然,就把你咔嚓掉!”,手伸到下面勾开了关宏峰睡裤的松紧钻了进去,还没回温的手指令关宏峰打了个寒颤,拇指摩挲着关宏宇的下唇“那你可就没的用了”,他扣着关宏宇的后脑吻着他的唇,间隙中向他复述着自己的诺言,温度慢慢回升……

 

两人直到天边开始泛白才再次入睡,关宏峰还抽空和周巡请了一天的假,他想在家陪陪关宏宇,周巡在电话那头“那行老关,明天咱们要出任务别忘了啊,今天你好好休息啊”“知道了”挂了电话周巡还小声念叨关宏宇那孙子能有什么事儿啊,老关还请假陪他……

 

中午关宏宇闻着饭香味儿醒了,出来看到关宏峰围着围裙在炒菜,他走过去看了看“醋溜白?吃这么清淡啊”关宏峰回头瞅他一眼“不疼了?”一句话问的关宏宇红了脸,昨晚他真被吓到了,拉着关宏峰要个没完,把自己累晕了才罢休,那处使用过度,肿得鲜红,刚刚出来走那两步还磨的生疼,这还是关宏峰起来给上过药的,不然他床都起不来,关宏峰又说“我煮了几个饺子,在桌子上扣着,还热着,你要饿了可以先吃点”关宏宇一听饺子眼睛都亮了,迫不及待走到桌前一坐,疼得龇牙咧嘴,关宏峰听到他的痛呼不由得勾起了唇角……

 

第二天关宏峰要去上班了,刚和他粘在一整天的关宏宇显然已经不太乐意了,关宏峰吻了吻他的额头“我今天要出任务,你也乖乖去上班,我会好好的,像我承诺的那样”,关宏宇把头埋在关宏峰的颈窝,很久才抬起来,他盯着关宏峰的眼睛“不要骗我”,说完在关宏峰唇上轻啄了一下“后面的记得晚上回来补给我”关宏峰笑了笑说会的,转身离开,关宏宇在窗口看着他的背影心口莫名跳了一下……

 

关宏宇坐在餐桌前心不在焉的玩着手机,桌子上放着一个大大的蛋糕盒子,今天是他们的生日,他在等,等着任务圆满结束的关宏峰回来一起打开,还为他准备了礼物,他知道公务繁忙的关宏峰不会记得这些,他要给他一个惊喜,手机上的数字越来越接近11:00,可门口却什么动静都没有,突然他的手机响了,在寂静的房间里显的格外突兀,关宏宇拿起手机,来电显示,周巡……

 

关宏宇闯了路上所有的红灯,直径冲进公安局大门,当他站在法医实验室的门口,场景和他第一次来这里时重叠,他有些恍惚,进去看到解剖台上关宏峰安静的面容,他看着关宏峰胸口上的那个细小的弹孔,“砰!”他像跌进梦境的深海,巨大的恐惧与悲伤纠缠着像杂乱的荆棘勒紧了他的心脏,种子早已发芽生根,根茎蔓延到他的五脏六腑,他的四肢百骸,夺取了他呼吸的权利,昨日的诺言还在耳边回响,手掌间似乎还留有他的温度,他转身攥起周巡的衣领,大声责问大声咒骂,他的耳朵里什么都听不进去,唯有一声“他走时还念着你的名字”闯进他的脑海,他瞬间安静了下来,周巡说到“老关走时还念叨着你的名字,说你还等着他回家,今天是你们的生日,但他失血过多,没撑到医院,对不起……”

 

关宏宇抬头看向时钟,秒针颤抖着走完这一圈的最后几步,分针稳稳的停在了二十分的位置,晚上十一点二十分他们在生日这天一同死去,一如他们一同出生……


而关宏峰也再次欺骗了关宏宇……

 

【双关|年上】掌控

神父峰X😈宇

 (拥有《罗洁爱尔之书》的关宏峰,魅魔关宏宇)

夜晚,一盏柔光小灯的立在关宏峰的床头柜上,照映着他的脸,明暗分明,窗外倾盆大雨,雨点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,关宏峰在梦中不安的皱了皱眉,一道闪电划破天空,照亮了房间,一个黑影赫然出现在窗上,在关宏峰身上打下一片阴影……

关宏峰醒了……


神父峰X魅魔宇

(看文爽了搞了一个表情包)

感谢homurachan太太的饭饭!


阿巴

又开了个爱发电

写男yun🌰

Q:你认为超级戳你的搭配是什么?装饰品和服饰都可以!

西装,金边眼镜,袖箍,吊袜带,皮手套~